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42:24

全县第一个大画家是季匋民,第一个鉴赏家是叶三。叶三只是个卖果子的小贩。可这个小贩明显异于他的同类。他不开'铺子',也不'摆摊',也不挑着担子走街串巷高声叫卖。可是,就这么走在人们身边的毫不起眼的小贩怎么和身居高墙内的大画家季匋民相识的呢?而且相交颇深甚而投缘。 原来,叶三专门在县城里往二三十家的大宅门里送果子。他卖的果子不用挑,个个都是好的。不仅得四时之先,而且个大均匀又香又甜又好看。他从不说价,但卖家从来也不亏待他。哦,看明白了吧,天天在红门里进进出出的,叶三就有机会结缘了季匋民季四爷。 叶三给别人送果子是为了挣钱,而给季匋民送果子是是因为爱他的画。 四爷是一个真正的画家,他很少去外应酬,他怕席间的假名士之内在他面前评书论画,卖弄自己的高雅博学。四爷每每听了心里实在难受。但是他对叶三却另眼相看。凡是叶三吸气,惊呼的地方也正是季匋民的得意之笔… 读汪曾祺的《鉴赏家》读了好几回了,每回细读起来,我都要在心里想象着,叶三长得什么样,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想象着,应该没有多高,中等个。也不胖,因为他走路多,喜欢到处跑,四乡八镇的到处收罗好果子。性格平和开朗不斤斤计较,但却又小心翼翼地面太可掬的和不同的人打着交道。 季匋民画了一幅紫藤,问叶三。 叶三说:“紫藤里有风。” “唔,你怎么知道?” “花是乱的。” “对极了!” 季匋民画了一张小品,老鼠上灯台。叶三说:“这是一只小老鼠。” “何以见得?” “老鼠把尾巴卷在灯台柱上,它很顽皮。” “对。” 季匋民画画的时候很愿意叶三在旁边看着。他认为叶三是真的懂,叶三的赞赏也是真诚的出自于肺腑之言。不是假冲内行,也不是谄媚。叶三能用最简单的最直接的语言评论画应该和平时对生活的近距离接触分不开的。 叶三在于季匋民的长时间的交往中,得到了不少季四爷馈赠于他的都题上了款的画。他很珍惜这些画。叶三死了,他的儿子遵照他生前的遗愿,把季匋民的画和父亲一起装进棺材里,埋了。 一个卖果子的普通小贩凭着对美的纯真和热爱,还有对画家季匋民贴心的尊重和深厚情谊。他可以称得上是季匋民的真正的鉴赏家。 单只对于季匋民来说,只有叶三懂得他的画。 记得有位作家在回忆汪曾祺的文章中说,感到窒息的时候,便会翻看他的文字,不紧不慢地读着,既不急于知道结果,也不曾想得到什么警人的启示,只是就这么读着,犹如有一颗树,只想安静的靠一靠。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46:34

捣鼓半天才捣鼓出来,我这么作,值得吗?下午啥活也没干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47:40

标题少加两个字,一会饿补上去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6:48:23

民国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49:09

我这是对《鉴赏家》真正的热爱,值得啊!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49:34

完全正确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6:50:10

想想,蒋纬国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51:27

我要拥有一幅季匋民的画就好了。他是君子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6:51:28

错了吧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6:52:08

错了吧,百度去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52:20

没觉的错,挺好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53:11

别百了,随意混搭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6:56:46

是错了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57:02

必须加上原创二字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58:27

都是掰扯,对又能咋样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6:59:10

看看就得了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6:59:44

也是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7:01:33

简单而行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7:07:58

昨晚睡前看了两遍,下午又看了好几遍,陷进去了。算上之前看的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7:11:07

汪曾祺的小说耐读耐品耐人寻味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7:11:26

他不贪心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7:13:00

我看不懂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7:13:50

人如其文

我爱苏姑娘 发表于17-03-14 17:14:28

我看了好些遍才看懂

纤指破新橙 发表于17-03-14 17:16:20

可惜了那些画

页: [1] 2 3